Lady with an Ermine

Lady with an Ermine

《抱银鼠的女子》是一幅精美肖像画,作者是达芬奇,《抱银鼠的女子》描绘了气质高贵沈静的切奇利娅·加莱拉尼,她是米兰公爵卢多维科·斯福尔扎的情妇,备受宠幸。 后来,这幅作品经一位无名氏重新敷色,这种不够亲切的气氛就更加强烈了。无论如何,切奇莉亚美丽的面孔和双手,显然出于大师笔下。而且,达芬奇为毛色光润、咄咄逼人的银鼠注入了生气。明暗的处理,是这幅肖像画中最引人注目之处,光线和阴影衬托出切奇利娅优雅的头颅和柔美的面孔。达芬奇频频从理论上阐述照亮室内人脸的光线来源问题,且一反光亮和阴影强烈对比法,他使用明暗法﹝光亮和阴形的均衡﹞创造间接照明的幻觉。 关于《抱银鼠的女子》这幅画的相关记录,一直到18世纪后半叶才被人发现。从几个方面来看,可以判断这是达·芬奇为他在米兰时期的赞助人洛多维科·史佛萨的情妇之—一切奇莉亚·加勒拉妮绘制的。

史怫萨的家徽是用白貂作为象征,而这种动物在希腊语的发音是“加蓝”,与切奇莉亚的姓氏“加勒拉妮”十分接近。这种运用谐音的手法,经常可以在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作品中看到。

无论如何,达·芬奇确实画过一幅切奇利娅的肖像画,因为在史佛萨雇用的宫廷诗人伯纳多·贝林两欧尼(1492年去世)所编的诗集中就有记载。画中人物切奇利娅自己也曾存1498年的书信中提到有关这幅画的事,她描述这幅肖像是作于她“还不够成熟”的时期。 画中的人物略微侧坐,从解剖学原理上看比例完全正确,人物的面部表情温顺柔和,沐浴在光线之中。切奇莉亚生于1465年左右,她以美貌与丰富的内涵而闻名。达·芬奇的画笔非常生动地抓住她这两样迷人之处,同时又呈现一种动态,完美地平衡画而。她的脸向着右方,似乎是听见什么人说话而侧身。达·芬奇不但用这个姿势表现出动态,而且成功地让画巾女了流露出如雕像般高贵、端庄的气质。列昂纳多用她膝上的白貂暗示了人物的身份,因为白貂是尊贵的象征。希腊语中白貂是“galee”,这个词暗指她的名字切奇丽娅-加莱拉尼(Cecilia Gallerani)。

《抱银鼠的女子》是达·芬奇杰出的肖像画作品,体现了深厚的写实功力。这幅精美的肖像画,画面人物气质高贵沉静,女郎怀抱的白貂毛色光润,栩栩如生,充满朝气,充分体现了达·芬奇高超的绘画技巧,而形态逼真的白貂使画面生动了起来。这幅肖像画最引人注目的地方是明暗的处理,画家运用光线和阴影衬托出切奇莉亚优雅的头颅和柔美的脸庞。形神兼备,使得这幅肖像画得到世人的推崇。

Advertisements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